橘迭

我就想说,苏云你长点脑子。

七秀为薄情之人所伤,女子皆尽如此,那……

若为男儿身,结果会不会好一点。

自从千岛湖的第一次见面,那个小光头替他挡了船坞守卫的一刀,为他重伤了一回。

在苍云盾舞下的仇恨,失败五六次的任务。

若是师门不同意,又何必让他喜欢上你呢?

他的哭的笑,悲伤欢喜都是为你,你只为了你师父。

名剑的失误,小怪的团灭。

我们都很绝望,对不对。

我儿子,七秀秀太,很可爱,很直。

然后有一天他就弯了,说他喜欢上一个小和尚。

感情很好,互相炸炸真橙,我也和我军爷一起炸。

后来秀太很沉默来找我,说他的光头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说是因为他师父不让。

很恶心。

我默默攥紧我的鼠标,扬州城门的二小姐默默攥紧了她的剑。

杀回少林。

听说师傅不让,那来切磋吧。

输了我断绝关系,不要再管他们,赢了我,不可能。

“阁下武学有待磨练。”
“我方才吃了盏茶。”

大师赛,他比不上的。

有种跑没种留下来?和尚都这样?

不多说叶修生快